首页 >> 评书观影 >> 《怦然心动》影评

《怦然心动》影评

作者:莫嘉欣/文    来源:网上投稿    点击量:478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22 23:24:46

  当爱情沦为都市人习以为常的“消费品”,亦或掺混了种种杂质,童话般纯真的一见倾心之遇,如同橱窗里的水晶球封存住对爱最初的向往。天长日久固然可贵,怦然心动亦是非凡。暑假的日子让我们回归本真,将时间交给一对在爱情指引下并肩前行的小情侣。

  2010年,导演罗伯·莱纳根据儿童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《怦然心动》,像一股来自大西洋的暖流,所经之域,润泽了无数观众的心。

      影片格调清新,自然,甚至让你怀疑它究竟是不是出自一个六十多岁的导演之手。此外影片的情节简单,观众不必费力去探究故事发生的背景,历史,文化渊源,也不用去猜测导演的意图与片中的隐喻。显然,《怦然心动》是一部讲了一个好故事的影片。我想无论是谁都能看懂这部影片,而且也会被片中纯洁的爱恋打动。甚至在不知不觉中,看着他们的故事,回忆起自己记忆中的怦然心动。

  整部电影自怦然而始,以心动而终;观众们跟随着男女主角交替变换的叙述,得以感受“两处闲愁”如何走向“一处相思”。稻穗般暖黄的色调,轻快的吉他伴奏贯穿全片,让观者在这段轻松怀旧的旅程中,不免产生自己的心动时刻。影片告诉我们,女孩怦然心动只需要一个镜头的时间,而男孩怦然心动却需要一部电影的长度。

 

  当朱莉第一次看到7岁的布莱斯时,他眼眸中释放的灼人光芒令她怦然心动。而对于布莱斯来说,一场长达5年的“社交恐惧”和“躲避战”才真正拉开序幕,在他看来,“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不识趣的人呢”。

  布莱斯始终拒绝朱莉的好意,朱莉却单纯地认为布莱斯只是害羞和内向。两人一次次情感上的错意,既是男女主人公成长时段的错位,也以充分地张力牵扯着他们成长发展。

  相对早熟的朱莉释放出充沛的热情令他招架不住,开窍尚晚的布莱斯假借追求漂亮女孩雪莉来取代当初的逃避,然而他伎俩未能成功,却激起了朱莉微微的嫉妒心,这也催化了她对布莱斯的迷恋。

  男孩发丝间那股清新的西瓜味,让朱莉不禁一次次俯身嗅闻。在这份炽热初恋中,她渴望离布莱斯更近,尽管布莱斯却在步步逃离。

 

  坐在树上,放眼望去一片美景,她爱上了这里,在这颗高高的梧桐树上看到的一切。

  “有时落日泛起紫红的余晖,有时散发出橘红色的火光燃起天边的晚霞。在这绚烂的日落景象中,我慢慢领悟了父亲所说的整体胜于局部总和的道理。”

  女孩以自己独特的视角,观察到了被常人忽视的美,也在“树上”获得了成长。树,不得不提是这个影片的亮点和焦点,这棵高大的梧桐树,就好像是朱莉自己一样,小小的个体,却有一个无比强大的内心,她支撑着自己,每一次的往高处攀爬,都代表了自己不断的成长。朱莉享受树上的时光,可惜布莱斯对她始终持有戒备。朱莉曾说过,是布莱斯的眼睛吸引了她,但他对梧桐树的不屑,让朱莉认为 “你的眼睛出了问题,真为你可惜”。

  特立独行的朱莉,为了保护梧桐树而登上了报纸头条。一贯沉默寡言的外公切克,因此对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原来,切克在热情而努力的朱莉身上看到了亡妻的身影,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善意安排,这段美好的情缘有望在后辈的身上重现。这让布莱斯在吃惊的同时,不自觉地回忆起朱莉与梧桐树的那些往事——朱莉在树顶大呼小叫的情景还历历如昨天,当初让自己不屑一顾的女孩,因为切克言语中的赞许,使得布莱斯第一次隐约觉察到朱莉身上那些可贵的品质,也许是坚强,也许是独立,亦或是对美好事物的追求与执着。

  朱莉先于布莱斯感受到了成长的变化,她本期待两人能一起谱写回忆,却始终只能守候着孤独。在小演员玛德琳看来,正是这份孤独,才加快了朱莉的成长。虽然梧桐树最终不复存在了,但那份纯挚的情怀却随着父亲的画笔,注入朱莉日渐丰盈的内心。

如果说属于朱莉的梧桐树是从土里慢慢植入她的心中,那么属于布莱斯的梧桐树则生根发芽于他动荡不安的心灵:无情地离开令他自责,朱莉的退却令他失落;他害怕这种失落是一种心动,而这份害怕的背后,某种情感开始悄然破土。

 

  不仅布莱斯对朱莉嗤之以鼻,他的父亲史蒂文面对隔壁灌木丛生、杂草遍地的院落,也总是戏谑朱莉“不务正业”的绘画师父亲、讥讽两个同样“不务正业”弃学搞乐队的哥哥。

  史蒂文狂妄而自私,保守古板又毫无幽默感,布莱斯潜移默化地被禁锢于他父亲的思想,年幼的他在家庭生活中逐渐压抑了天性中的善良和天真,却怯于真诚地面对自己和他人,即便内心对朱莉已不再厌恶,他却不敢表达,而是处处遮掩,多加回避。

也许当梧桐树被砍伐时,布莱斯还在选择躲避着朱莉;那么扔掉鸡蛋的荒谬借口,更多的却是在竭力躲避自己的内心,躲避一个可能正喜欢上朱莉的自己。

  正是布莱斯这份对于自我的逃离,让朱莉慢慢地学会直视他内心的怯懦和虚伪。撕破种种借口的外衣,无论是不忍伤害的“好意”也罢,对鸡蛋的猜疑也好,都不是最重要的,不能勇敢率真地面对心中的追求,让朱莉不再确定布莱斯还是不是自己心里最完美无暇的那一个,也许他只是切克口中所谓的“整体不如部分之和”的人。

朱莉不再确定自己的感情,同样茫然的还有布莱斯,“有些人沦为平庸浅薄,金玉其外,而败絮其中。可不经意间,你会遇到一个彩虹般绚丽的人,从此以后,其他人就不过是匆匆浮云。”外公的一席话语,让布莱斯重新想起那张印着朱莉的报纸,以及朱莉一直以来的追求。

双方的心都动摇了,只可惜在茫然中,朱莉始终选择勇敢面对,而布莱斯依旧一味地退缩,甚而在图书馆里的一番告白之词,也变成违心附和之语,让朱莉彻底失望,发誓再也不喜欢布莱斯,不想和他有任何关系。

 

在影片张弛有度的叙事节奏下,两个年轻人的情感心理自然而然地完成了戏剧般的反转,朱莉对布莱斯越淡漠,布莱斯对朱莉就越惦念,一方远离、一方靠近的角逐继续上演。

朱莉开始以不同的视角观察布莱斯,经历了一次巨大的认知转折,她慢慢理解了再亮的双眼也无法掩饰卑劣的品格,怦然心动固然美妙,细水长流才是生活。朱莉逐渐走出迷恋的幻想,在她身上日趋体现出独立、坚强而自信的女性形象。

家庭聚会上朱莉的故作冷漠,已经让布莱斯心神不宁;而“竞拍会”上朱莉的选择,更让布莱斯无法掩饰内心极大的失落和压抑不住的情感。布莱斯终于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怦然心动。片末,布莱斯为朱莉重新栽了一棵梧桐树,朱莉也终于决定走出房门,和他一起为小树培土,两只手也终于轻轻碰到了一起……

从“我这辈子就希望朱莉贝克离我远点儿” 到 “世界上怎么会有人想要躲着朱莉贝克呢”,布莱斯在朱莉的亲身鼓舞下,从一个内心怯懦的小子开始一点一滴学会了倾听内心的声音,学会了勇敢自由地追,而朱莉依然如儿时般清透无暇。

正如影片封面一般,多年以后,这将是布莱斯与她一同谱写的回忆:“庭有梧桐,吾与妻手植,今已亭亭如盖。”

 

责任编辑:见习编辑:甘艳萍 责任编辑:卢意



开发单位:广西大学学生会 网站设计:古弘 叶思静 | 网页负责:广西大学学生会新闻部 | 广西大学学生会电子邮箱:gxu_su@163.com | 鄂ICP证1398607

技术支持:美动设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