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评书观影 >> 姑苏城外,寒江明月

姑苏城外,寒江明月

作者:吴佳莹/文     来源:校学生会新闻部    点击量:69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2-11 23:47:34

  我与苏州城的邂逅,在一个盛夏清晨。记得那时,阳光清澈空灵,空气中,带着江南特有的湿度和气息。我站在阳光与树影的交汇处凝望,只感觉,这座古城,处处透着灵气与诗意。历史的沧桑厚重与古典清新恰如其分的混合,让人,一眼便沉溺其中,难以自拔。

  “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。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。”站在枫桥之上,我仿佛看到千年之前,那个名叫张继的落魄书生,在这枫桥之下,对着姑苏城外的寒江明月,失意落魄地作下这首《枫桥夜泊》。他的遗憾,他的落寞,他的惆怅,只有这一江秋水与明月见证,寒山寺的钟声与夜半清风陪伴。我很想,告诉他,在千年之后,当日金榜题名的状元探花,他们的姓名早已随着那时间的流逝,淹没在历史的滚滚长河中,只有他,这个失意落魄的落榜之人,因为他的诗,他的真情,永远地,长留于世人的心中。张继,也因此融入了苏州城,给这座古城的历史里添上了惆怅的一笔。我看着枫桥上斑驳的痕迹和城门上的点点铁锈,想象着,在千年前的那个夜晚,定是,月色皎洁清冷,夜色凉如水,姑苏城外,寒山寺钟声凄冷,闻者断肠。

   寻访于一座名气不大,却颇为精致的园林里,漫步在曲折的画廊之上,看着长廊两旁的翠竹环抱,古木青翠,曲径通幽处,别有洞天。整座院子的布局精巧无比,呈一个如意形,不由得佩服工匠的才思妙想。在长廊旁边,是一条不宽的小溪,两边载满翠竹,随着长廊向前缓缓流淌。室内布置得典雅大方,充满书香气息,书房很大,房内的一桌一椅还保存完好,桌上还有挂着许多毛笔的笔架,砚台等物,即使现在被开放成旅游景点后多多少少装饰改动过,但整座园林的气质是无法被抹去的。可见主人一定是一位颇有才气之人,才会将园林设计得如此清幽别致,古朴而又不失大气。据导游说,主人曾经是个书生,也因未能及第,无奈转作了当时社会地位低下的商人。经商几十载,也终于有所成,于是,便有了这座园林。看着那条曲曲折折的小溪,不由得想象,在许多许多年前,园林的主人也曾今在无数个有着皎洁清冷月光的深夜,独自一人站在长廊里,在翠竹婆娑摇曳的影子和沁凉入骨的秋风中,暗叹着,他人无法了解的伤感和惆怅,在清寒的月色中,暗叹着未能实现的仕途抱负,曾经年少时,做过的仕途畅达的梦。

  在历史上,这座古城是东吴的遗址,有着东吴的历史文化。在春秋末期,吴王阖闾也曾经为春秋五霸之一,当时的吴国也有过辉煌一时的时候。只可惜,后来继位的夫差贪图迷恋西施的美色,而越王勾践十年的卧薪尝胆,终于换得一朝雪耻。我望着古老斑驳的城墙,想象着千年以前,当越国的军队攻破城池,直入王宫,当吴王深知大势已去,无力回天,提着宝剑站在城墙之上的他,望着天上清冷的明月,是会在想着伍子胥多次提醒,却被他弃于脑后的忠告;还是,曾经和西施的恩爱缠绵;亦或是,阖闾去世前将王位交付于他手上的遗言重托……对于西施,这个女子,我心中是充满怜惜和叹惋的,曾经,她也只不过是溪边的一位浣纱女,生活没有锦衣玉食,却也平淡自得。她那样的女子,是不应该属于宫廷的,她应该,在美丽如画的家乡,和同龄的女子们一样,每日到溪边浣纱;闲时乘一叶扁舟,撞入藕花深处,将素白纤细的双手浸入湖水,时而与鱼儿嬉戏,或采些菱角;在盛夏的夜晚,在淡淡的月光里,采莲南塘秋,在高过人头的莲花里,低头弄莲子,而那莲子,清冽如水。在两国的交战中,这个无辜的女子,就因为她绝世的美貌,牵扯其中,在那样纤细柔弱的肩膀上,担负起了复国的重任。人人都想有着绝世容貌,而生于那样的年代,出众的容貌对女子来说,才是致命的硬伤。我想象着那双素白的手被染上华丽的丹寇,清丽的面容画上妖冶的浓妆,粗麻的衣裙变成了华丽的宫装,而真心的笑容,也在她进入吴国王宫的那一天,永远地消失了。在无数背井离乡的夜晚,她一定不止一次站在高高的宫墙上,望着天上的明月和越国的方向,黯然神伤。月色寒如水,思乡断人肠。关于西施最后的结局,民间说法不一,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,就是范蠡携美人南山归隐。而我知道,传说终究只是传说,那样的女子,最后的结局定然是悲剧的,吴国的人民无法容下对他们来说祸国殃民的女子,而在越王的宫中,王后又怎能容下一个比自己娇艳百倍的女子?没有人能容得下她,惟一懂她的,也只有苏州城清冷的月光和寒江的一江秋水了。我不知道,西施最后的结局是否是投身于寒江之中,她最后的归宿,只有姑苏城知道。

  我在夜晚之时,泛舟于苏州湖之上,看着 夜幕笼罩的湖面波光粼粼,月色如水,江面上传来了江南特有的吴侬软语的歌声,每次提到江南,总是会想到苏州。苏州总是给人一种温婉含蓄的感觉,带着点淡淡的惆怅。在清明如水的月光里,想起了《西洲曲》里“采莲南塘秋,莲花过人头。低头弄莲子,莲子清如水。”的句子。虽然此时无莲花,但那种宁静清幽的意境却是出奇地相似。李白曾经有诗曰:“今人不见古时月, 今月曾经照古人。 古人今人若流水, 共看明月皆如此。 唯愿当歌对酒时, 月光长照金樽里。”在这个宁静的夜晚里,若是能浅酌几杯小酒,哼着江南小调,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的吧。站在船头,望着天空中那轮亘古不变的明月,伴着微凉的晚风,轻闭双眼,在江南特有的湿润气息中,轻轻吟唱起了清平小调,在汉乐府里,不乏清丽婉转,忧伤入骨的词调,在这样的夜晚,在适合不过了。时光流逝,世事变迁,沧海桑田,曾经的人和事都随着历史的长河淹没,惟一不改的,只有天上这轮,亘古不变的明月了,或悲,或喜,或忧,或恨,它始终见证着。在苏州城清澈得透明的月光之中,仿佛闭上眼,张开鼻翼深呼吸,就能,就能嗅到那落榜之痛,壮志未酬之叹,亡国之恨,还有别离之苦。

  我离开时,依旧是在清晨的阳光里,回望着沐浴在盛夏清新阳光里的苏州城,我微微一笑,带着些许的不舍,终于还是踏上了归途。对于这座城来说,我不过是个过客,而这座城于我,却是一个极特别的存在。虽然我与苏州城相遇在盛夏倾城的日光中,但时常萦绕于梦中的,却是姑苏城,清冷如水的月光。

责任编辑:见习编辑:卓静婷



开发单位:广西大学学生会 网站设计:古弘 叶思静 | 网页负责:广西大学学生会新闻部 | 广西大学学生会电子邮箱:gxu_su@163.com | 鄂ICP证1398607

技术支持:美动设计